Industry consultancy 行业咨询

许鲜谢幕继系统瘫痪、门店关闭后,许鲜并没有好转。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在实地调查时发现,许鲜位于远洋国际中心的总部,已经大门紧锁人去楼空。许鲜自营的线下实体店现已全部关闭,建外SOHO店被招租信息围挡。此外,许鲜的客服电话也已无法打通,语音提示为“无此业务号码”,许鲜提货点店主的微信群也开始陆续解散。从6月28日许鲜系统出现瘫痪至今,许鲜CEO徐晗并没有对外公开回应许鲜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在业内人士看来,生鲜电商正进入整合期,或加速站队或寻求新路径,在难盈利的困局中,生鲜电商正比拼生命力的持久度。 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了许鲜总部,发现许鲜总部已无工作人员且大门紧锁,透过大门能看见大量废弃的办公用品散落在地面。负责该楼层的安保人员告诉记者,许鲜工作人员从8月初就陆续撤离,大概5天前彻底关闭。记者从负责远洋国际中心租赁业务的北京百富置地房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许鲜属于提前退租,从2016年9月开始租用办公场所,租期至少一年。上述人士称,许鲜给出的提前退租理由是扩大业务需要更大办公空间。工作人员介绍,许鲜租用办公区域实用面积不足150.5平方米,租金每月至少支付4万元左右。 许鲜线下业务已悄然关停。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徐晗曾亲自站台的许鲜建外SOHO店已经被招租信息围挡,建外SOHO的工作人员表示,许鲜已提前退租,这是许鲜关闭的最后一个门店,前3个月,许鲜开始与一家餐饮店共同租用分担租金。建外SOHO工作人员介绍,该店使用面积大概30平方米,租金平均每月4万元。许鲜已租用三年。据了解,这是许鲜开设的首家便利店并作为提货点。许鲜提货点的店主微信群也开始陆续解散,一家店主称,群里原有200多人,如今只剩100人左右。许鲜微信公众号、微博、以及徐晗微博已长时间停更。 相较于大多数败走疆场的生鲜电商,许鲜的谢幕更为体面。尽管多数业内人士称许鲜因供应链和资金链断裂被迫退出,但尚未出现纠纷。门店租金、办公室租金已完成结算,会员卡中余额与自提点店主的佣金悉数返还。 纵观生鲜电商市场,阿里系与京东系的生鲜电商已经占据半壁江山,如阿里系的天猫超市、天猫喵先生以及易果生鲜,京东系的京东超市、京东到家以及天天果园。对垒的双方随着资本加持和流量开放,战场越发硝烟弥漫。剩余玩家也有雄厚背景。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经营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行业中依旧活跃,且不断将触角向更多城市延伸的生鲜电商来讲,背后都离不开强大的资本,生鲜电商平台本身的造血能力实在有限,即便平台可以摆脱亏损,盈利也较微薄,更是难以填补此前亏损的大坑。资本加速了生鲜电商阵营划分,行业竞争格局逐渐明朗,生鲜电商入门门槛不断提高,在拼体量的同时也比拼生命力,活得更久才能有希望看到曙光。(记者 吴文治 赵述评)
我国电商半年零售额首次突破3万亿中国社科院日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子商务半年报》显示,从去年12月至今年5月,6个月网络零售总额首次突破3万亿元,超过了2014年全年的数额,创下中国电商零售同期最高纪录。 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者的网购总额是美国的两倍多。从网络零售市场规模来看,我国已经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去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到了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我国网络零售额在社会零售总额的占比不仅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也高于欧洲、北美,在最近三年,这一占比仍在不断提升。 我国电商行业的发展成就不仅体现在数量的变化上,也体现在对居民生活品质、消费行为的改变和提升上。根据报告,在这半年里,虽然服装、家电两类产品在网络消费中仍然占了不小的比重,但在所有网购品类当中,增长速度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医疗保健、图书音像和运动户外,三类商品的网络销售额同比增幅都超过了40%。这说明除了传统的衣食住行之外,中国人开始更关心生活质量的提升。 报告显示,共享经济、O2O、众包等各类商业模式创新持续壮大,网络支付,尤其是移动支付近年来快速发展,也为我国网上销售快速增长带来了基础。 去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参与共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了6亿。
跨境电商百家争鸣 垂直深耕类平台异军突起齐鲁晚报8月17日讯:基于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2017年度中国跨境进口电商发展报告》,不少媒体认为,跨境进口电商寡头格局已定,百家争鸣事态逐渐停息。但理性来看,尽管跨境进口电商发展迅猛,但现在谈“寡头格局”为时尚早。 根据这份报告,网易考拉、天猫国际、唯品会和京东全球购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不少媒体基于此认为,跨境进口电商已逐渐出现了“寡头效应”。不过,从“721”市场理论来看,目前的跨境电商行业现状还很难形成 “寡头格局”带来的马太效应。 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跨境进口电商的交易规模达到12000亿元,交易规模首次突破万亿,这个数据在2015年是 9000亿元,同比增长33.3%。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更是预测, 2017年,其交易量将会增长到18543亿元,同比增长54.5%。 显而易见,要实现如此的增长,只靠网易考拉、天猫国际、唯品会和京东全球购远远不够。 因此,也有媒体理性指出,网易考拉、天猫国际、唯品会和京东全球购仅仅占据了跨境进口电商综合类平台的半壁江山,走垂直深耕类型的中小型企业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走社区深耕方向的小红书,日淘垂直领域的豌豆公主近年来异军突起,发展劲猛。 回顾跨境进口电商发展历程,有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这块市场的趋势和发展。2013年后,跨境进口电商平台逐步出现;随着跨境网购的用户逐年增加,跨境进口电商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更是迎来了爆发性发展,百花齐放;2016年,国家出台的跨境电商新政及资本寒冬的影响,跨境电商行业迎来了洗牌期。而今年,市场复苏,跨境进口电商真正开始百家争鸣的状态。 事实上, 2016年4月8日新政后,以网易考拉为代表的综合类及以豌豆公主为代表的垂直类新型跨境进口电商品牌才开始迅速崛起。天猫国际、唯品会、京东全球购凭借已有平台优势也迅速扩大,共同瓜分跨境进口电商这个大蛋糕。 毋庸置疑,天猫国际、唯品会、京东全球等电商巨头从一开始就占据绝对优势,这些电商巨头拥有大量的流量、庞大的用户优势,众多中小型企业无法比拟。网易考拉同样借助网易庞大流量和品牌优势迅速崛起。 而以垂直类为代表的中小型跨境进口电商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新政及资本寒冬的影响下,他们在夹缝中生存。要想在这场战争中不败之地,他们必须快速建立起自己的优势壁垒。日淘垂直类跨境进口平台豌豆公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凭借在日本端的资源优势,再双重压力之下,迅速建立起在日本供应链端的优势,才得以突出重围。 同时,随着国内消费升级的需求转变,消费者越来越关注商品品质而不再是价格。供应链更成为跨境进口电商的关键,优质供应链资源成为先发制人的绝对优势。 对此,巨头们已经紧锣密鼓的布局。天猫国际在不断引进国际商超;京东加紧与国外知名零售企业的合作;网易考拉海购则先后挺近欧洲、澳洲等地举办招商会。垂直类平台也步步为营。小红书持续深耕社区的同时,悄悄布局二三线城市;豌豆公主则通过频繁从日本电商巨头挖供应链人才、在日本建免税店等等搭建其在日本供应链端的稳固屏障。 由此看来,2017年跨境进口电商进入了真正百家争鸣的时刻,跨境电商平台的竞争将进入白热化。跟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网易考拉等综合型平台的蓬勃发展一样,豌豆公主、小红书等垂直深耕类平台的异军突起同样值得期待。